伊舞雪

伊舞雪

今为少阴虚,而引水自救之渴,故小便则色白,是少阴虚冷,不能化液,下焦有寒也。仲景用方之妙,药品虽同,煎法各异,故施用不同也,于此可类推矣。

今伤寒六、七日,目中不了了,睛不和者,是肾水为胃阳所竭,水既不能制火,则火上熏于目,而眸子朦胧,为之不了了也,此热结神昏之渐,危恶之候也。 「令汗大出」四字,当是衍文。

若至七、八日,大便□,则为转属阳明,今既不□,虽暴烦下利日十余行,必当自止,何也? 二者本不难辨,但阳盛里实,与阴盛格阳,皆能错语,须以他证别之,随证施治可也。

 此方君以体膏性涩之石脂,养肠以固脱;佐以味甘多液之糯米,益气以滋中,则虽下利日久,中虚液枯,未有不愈者也。支结,言支饮抟聚而结也。

腹中痛,若不转气下趋者,属阳明也。脉滑为气有余,是阳盛于内,格阴于外,内则实热,外而假寒者也,白虎以清解实热,则厥自解矣。

又曰:足阳明之筋,其支者,上颈上侠口合于頄,下结于鼻,上合于太阳。太阳与少阳合病,谓太阳发热、恶寒,与少阳寒热往来等证并见也。

Leave a Reply